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人妻小说  »  娇妻的故事聚餐
娇妻的故事聚餐

之前陪老婆去堕胎,老婆一直沒上班,所以可讲的事情乏善可陈,就一直沒更新。各位请见谅。
至于哪个孩子是谁的,各位院友讨论的也很热烈。不过现在这个社会就是这样。一个女孩子在社会上打拼,确实很容易被潜规则。特別是老婆这种私企的销售工作。外加岁数又小。又有几分姿色。
老婆在家休养的一个月倒还是很乖。有个小插曲是老婆的直属小领导高哥(就是那个猥琐男,送她回来的那个)还来看过他一次,还请我们吃了个晚饭,看他跟老婆在餐桌上说说笑笑,我的JJ一直都是硬的。
休养归休养,不过小淫娃不是白叫的。人流做完半个月就忍不住要爱爱。刚开始是扭捏想我干她菊花,(她不知道我看她聊天记录里知道她以前留学时三洞早被玩遍了),我倒是配合插了一次觉得不爽。老婆也觉得不过瘾,就半推半就的就让我插进小穴,年轻就是好了,小穴恢復的就是快。
在休养的时候,老婆她们公司週年庆,邀请我们去公司参加。晚上吃自助,我跟老婆,高哥和一群男同事一桌(也真是醉了,老婆外向的性格确实挺招男同事的)。老婆穿的是以前留学定制的白色小旗袍,下身穿的是带镂空花纹的白色丝袜和一双银色的Ferragamo的高跟鞋,及背的头髮上面夹了个粉色的蝴蝶结,完全是大学生的打扮。看的我忍不住在老婆换衣服的时候就把她按在衣柜上来了一发,全射在了老婆的丝袜上,这条丝袜只有一条,为了搭配旗袍老婆沒办法,只能擦干净了继续穿。靠近老婆的时候那种若有若无的精液味道,不知道她的同事闻到会不会一个个支起巨大的帐篷。
因为今天不少大领导都来。我跟老婆推脱不过也喝了不少。那个高哥更是上串下跳带着一帮小弟小妹轮番向老婆敬酒,一会儿说是老婆沒上班的日子公司沒有养眼的女神(是沒有打飞机的对象吧),一会儿又说让手下那帮小弟小妹向师姐学习销售(老婆去年销售额度部门第一,付出了多少大家可以脑补),美女都是虚荣的,一来二去喝了又大半瓶红酒,我都陪了老婆去卫生间吐了两回。
晚宴过后就是暗场的酒水会,我们都是三三两两的坐的。由于那个高哥一直拉着老婆在窃窃私语,时不时把老婆逗的花枝乱颤,贵知道再说些什么,还有就是会场的美女实在不少,我也懒的跟老婆和高哥坐在一起当电灯泡(好像反了),就去熘跶看美女抽烟去了。顺便在36号桌旁边扶住一位喝醉的小美女,无心也有心的扶的过程中小美女一蹲,手滑进了妹子的裙底,这小淫娃,竟然穿的是开裆的黑丝,还是丁字裤,一把下去手指差点沒插进小穴里,小穴也是湿漉漉的,估计也被別人摸了不少。还好妹子喝多了,还跟我说谢谢。
抽完烟我回座位,老婆跟高哥竟然不见了。我打电话也沒人接,老婆的包还在桌位上。这个时候邻桌的兄弟神神秘密的说高哥扶嫂子去吐了。我赶紧去卫生间,走到女厕所门口就听见一个隔间里面有人呕吐的声音,听声音就是我老婆。这个小高真是无耻,竟然直接就进了女厕所,不过听动静还真是老婆吐了。这时候我精虫上脑,沒有喊她们,自己悄悄的就进了旁边的隔间锁上门。
老婆在隔壁吐了半天,然后就听见他们在沖水。我以为沖完该出来了。想等他们出来了我再走。可我等我又10多分钟也沒动静。这下心里觉得是坏了。那个高哥不知道再搞什么鬼。在旁边我也看不到,心想老婆在我眼皮底下不是被干了吧,让我心急火燎的。
突然我发现隔板的缝很大,是用胶填充的,心里窃喜。用随身的钥匙把胶条挖了个洞,顺着轻轻撕了一个大缝。这下我才看清楚,高哥是把马桶盖放了下去。自己坐在马桶上,老婆就缩在他怀里,看样子是睡着了,脸红扑扑的惹人心疼。一看高哥的手我才气不打一处来。这小子左手在老婆的镂空丝袜上来回的摸,右手伸进老婆的领口,把老婆的奶子跟捏面团一样玩命捏。老婆看来醉的不轻,嗯嗯的哼了起来。高哥见状赶紧停了下来,竖着耳朵听了半天动静,然后从口袋里拿了一条擦手的小毛巾出来,塞到老婆的嘴里。老婆估计 也是醉的厉害了,这一下就一点声音也不出了。
因为家里和老婆在一起比较喜欢玩各种姿势和地点,所以老婆的所有连裤袜都被我和老婆剪成开裆的形式。今天参加这个晚宴,我特別向老婆提出不要穿内裤了,以方便回家的时候去楼顶野战(家里的楼顶沒有人,我们经常去野战的地方)这里就太方便高哥了。高哥见老婆沒了声音,就把我老婆放在马桶盖上, 将老婆的双腿分开作为支点支起老婆瘫软的身体。我在隔壁只听见高哥低唿了一声:「骚货!"想必是看到了老婆开裆的丝袜和粉嫩的阴户上才修剪的心形的阴毛。
那个心形的阴毛是在我的要求下老婆才剃的,因外之前老婆被我天天灌输白虎妹,把阴毛剃的干干净净,着实让我爽了一阵,后来长阴毛的时候老婆就说被扎的很疼,结果一个月沒敢穿内裤,也不知那个月有沒有被男同事们看的爽歪歪。(老婆的办公室是个很大的大网吧一样的,一个桌子格了四个板子,办公桌下面是空的,据说经常老婆穿短裙去上班对面的男同事有意无意要去捡笔,老婆单纯不知道,还是在我的提醒下才知道夹紧大腿)。
这个时候高哥的手机响了。把我吓了一跳,把头都缩了回去。只听见高哥低声说什么:「傻逼…厕所…还有谁…就是上次北京那个…喝多了…你快来吧…」一听我心想坏了,肯定是朱总打的电话,这个肥猪朱就是上次代表公司去谈判的那个,指名要我老婆做记录一起去北京。挂了电话,只听见高哥嘿嘿笑了一声,等我找准小孔看过去的时候,看到高哥已经把老婆的旗袍背后的拉链拉了下去,垮到了肚子上,老婆沒穿胸罩,胸贴都被高哥撕下来塞进了口袋里。老婆36D的白嫩奶子就这样在高哥面前弹着。老婆很白,乳晕和大小阴唇都是粉色的,高哥一点都不客气的就把头按上去吸吮我老婆的乳头,一边吸还一边捏,果然不是自己的老婆。老婆被捏的有点疼了」唔「的叫了一声,然后血脉膨胀的一幕发现了,老婆的乳头竟然在滴水。因为之前老婆被意外种上胎儿,我们犹豫了好几个月才堕掉,沒想到这段时间营养也不错,再被我和高哥反覆刺激,老婆竟然流出了奶水。高哥看来也是惊奇的很,擦了擦脸上的奶水,骂了句」这骚货「换了一个乳头继续吸吮,哦不,这次改成撕咬了,老婆估计在睡梦中感觉疼了,身体扭来扭去。看的我心里一阵难受,虽然心里还是接受老婆被人搞,毕竟是为了工作,但是这样搞心里还是有点难过。
就在我想哼一声吓跑高哥的时候。朱总拿着个酒瓶子光晃悠悠的走进了女厕所,进门就嚷嚷的喊」在哪儿啊,高XX「高哥急忙扔下我老婆,把门打开迎进了朱总。朱总一进隔间就楞住了,半天才笑了,低声跟高哥说:「你小子我说跑不见了,原来在这里玩女人」,突然朱总楞了下,说:「这不是上回北京那个女的嘛,那个骚货,被你弄这里来了?"高哥陪着笑说:「就是就是,这骚货喝多了,非要我陪她来吐。听说她从北京回来怀孕了,刚打掉,你说不会是我们的吧?上次陪王总(对方的企业老闆)他们,有两天是跟王总接走的啊?」听到这里,我才反应过来老婆上次出差竟然有这么多故事,下次一定的找机会把老婆灌醉好好问问。
朱总说:「XX,我这么大岁数了,能是我的吗?有都是你小子的,哼哼」然后 打了个饱嗝。两个人都沈默了。突然,朱总脸上一阵坏笑,说:「这姑娘的小穴还是这么嫩啊」然后竟然把酒瓶插进了老婆的阴道。老婆「唔」的一声叫了出来,高哥急忙摀住了她的嘴。诧异的看着朱总。朱总嘴里一边骂:「插爆你个骚货,叫你老婆继续当绿帽」一边用酒瓶使劲的插老婆的阴道,插了几十下老婆的阴户都不是粉色的了,已经充血成深红色,每次酒瓶盖带出来,老婆的嫩穴和小阴唇都被带翻过来,一方面高哥也沒闲着,掏出了肉棒就插进了老婆的嘴里,另一只手把老婆擡了起来,捡起旁边的马桶刷,把把手插进了老婆的屁眼。可怜我的老婆就这样被两个男上司爆了三个洞。(虽然以前我偷看老婆的日记和聊天记录也知道老婆在澳洲留学被她的室友玩过三洞,但是被这样暴力爆洞还是第一次。)
只见老婆的喉咙被干的狠了,突然「哦哦」的想吐,高哥和朱总赶紧抽了出来,只见朱总把酒瓶抽了出来,把瓶盖拧了下来,趁高哥把老婆翻过来趴在马桶上,又把酒瓶插进了的小穴。老婆「哇哇哇「的就吐了出来,只见翻过来的时候,老婆的屁眼上还插个马桶刷,两条美腿不停的打抖,还在喊:「老公,我不行了,別弄了,我要睡觉。」看来是以为在家里的被我干呢。
朱总跟高哥趁老婆吐的时候也沒闲着,朱总手拿着酒瓶不停抽插,还竟在讨论老婆是穿这双镂空白丝好看还是上次北京穿的蕾丝黑丝袜好看。朱总还说:「你小子又喜欢白丝了?上次你喝多了忘了你把小甜的黑丝套鸡巴上,插的人家小穴都破了?」第二天在房间休息了大半天,还是我去送的午饭,呵呵」高哥也反唇相讥:「那还不得感谢我?中午你去小甜房间把人家干哭了,晚上眼睛都是肿的,你倒舒服了」朱总说:「是啊,还不是怪你小子。把人家小甜小穴干破了。我去的时候正好人家正在擦药,那么短的睡裙,还沒穿内裤,你说我忍得住吗!"说完两个人都哈哈的笑了。
等老婆吐完,高哥就把我老婆擡了起来,这次反过来,扶住腰,把肉棒插进了老婆的小穴,要说这高哥虽然个子不高,鸡巴还是很粗的,目测有3CM宽。朱总把酒瓶拔了出来,目测酒瓶里有10CM高的淫水,朱总坏笑着扯住老婆的头髮,把淫水全灌进了老婆的嘴里,我在隔壁都听的见老婆「咕噜咕噜」的喝自己淫水的声音。然后把他早就坚硬的肉棒塞满老婆的小嘴。就这样,老婆被他们干了有半个小时。这个时候,高哥坏笑的跟朱总说,要不我们把她带到楼上的你办公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