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天龍八部︰淫亂慕容復
天龍八部︰淫亂慕容復

1情迷艷熟舅媽



話說慕容復自從18歲那年無意中偷窺到他的舅媽王夫人阿蘿沐浴之後,便被

王夫人那絕美成熟的肉體所吸引,一發不可收拾。先是每隔幾天到王家偷窺,然後

在腦海中先把王夫人意淫一番,回到燕子塢後就找侍女阿碧和阿珠發泄心中的熊熊

欲火,每次過後,都會搞得兩個小美人幾天下不了床。



過了幾個月後,就不滿足於偷窺,便乘王夫人沐浴時不備,把她剛剛換下的肚

兜,褻褲偷回去,一邊把玩著肚兜,一邊把褻褲放在鼻子前聞著王夫人成熟的味道

,甚至還用嘴親,用舌頭去舔,來滿足自己對舅媽這個熟婦的欲望。同時暗暗下定

決心,要把王夫人壓在身下快樂。



兩年過去了,慕容復對王夫人依然迷戀不已,仍然是過幾天就去曼陀山莊偷舅

媽的貼身衣物回家玩弄,由於他武功了得,兩年以來都沒有被發現,況且王夫人也

羞於告訴別人自己的褻褲被盜,所以造成他一直「逍遙法外」。在跟兩個侍女顛鸞

倒鳳是常常把她們幻想成舅媽的樣子,以獲取最大的快樂。到了最近,他終於忍不

住了,越來越渴望讓王夫人成為自己的女人。於是,他就開始他的獵艷計劃。



他來到曼陀山莊,借著探親以及向表妹王語嫣學學習武功知識的名義入住,而

王夫人也以為他想接近他的表妹乘機親近,反正王語嫣以後都很大可能嫁入慕容家

,也不作多想就答應讓他住下來。可是,她卻沒發現慕容復看著她背影時那熾熱的

目光。



居住在山莊這幾天,慕容復處處都表現出一副翩翩君子的模樣,風流倜儻,英

俊瀟灑,而且以禮待人,不僅是幾個小姑娘對他暗送秋波,連王夫人本人也對他讚

賞不已。



一天,慕容復正在荷花池旁邊計劃下一步應該怎樣做,正想得出神。突然發現

,他那朝思暮想的大美人也單獨站在荷花池另一邊,卻沒有發現他的存在,於是眉

頭一皺,計上心頭。



他偷偷地走到王夫人背後約莫5丈遠,撿起一塊小石頭,施展內力,往王夫人

所站的那塊泥地上一彈,本來就不堅硬的泥地一下子就垮了。



王夫人心中一驚,站腳不穩,眼看要掉進水中,此時慕容復適時出現,一把摟

住王夫人,以免美人落水。而王夫人,本來也以為自己肯定要下水了,誰知突然有

一股力量把她拉回來,並且投入了一個堅實的懷抱裡。



突然,一股濃烈的男人氣息撲面而來,使她十分迷醉。當她清醒過來看清楚救

她的人時,才發現那個極富男人氣息的懷抱的主人是她的侄子慕容復時,嬌靨紅了

一下,立刻退開慕容復,很快恢復高貴的姿態說道:「謝謝你了,復兒。」



慕容復一看她的樣子,就知道自己已經在她心中留下一個烙印了,目的已經達

成了,便對王夫人露出一個迷人的微笑回答:「不用謝我,下次小心一點啦舅媽,

下一次復兒就不一定救得了你了。」



「那…我先走啦。」



「恭送舅媽。」慕容復又露出一個意味深長的笑容。



接下來幾天,王夫人好像那天受到了驚嚇,身體有點不適,便沒有出來走動過

,而慕容復知道以後,每天到王夫人房間請安,並且噓寒問暖,又有時坐在床邊的

椅子上與她聊天。在言語上,慕容復不時地流露出對王夫人的關切之意,甚至有時

更有些隱晦而曖昧的話語,弄得王夫人時不時羞紅了臉,但他本人好像渾然不覺。



日子過得很快,一旬很快就過去了,王夫人發現,自己對慕容復產生了思念,

甚至是依戀,尤其是慕容復特意沒有來那兩天,她的心中竟然會有一種失落感。



難道,我喜歡上復兒了嗎?王夫人趕緊否決這個念頭。



這天晚上,慕容復又到王夫人房間偷窺,竟然發現一個令他差點守不住精關的

情景。



只見他的大美人舅媽,脫掉了胸衣與褻褲,身上只穿著一件透明的黃色紗衣,

一手搓揉著碩大的美乳,一手放在她那雙玉腿間的黑森林裡自瀆,口中還模糊不清

地叫著:「復兒……復兒,你……你干……得我很……爽啊,啊!!!!!」



原來王夫人本來就是一個性欲很強的女人,況且三十如狼,四十似虎,到了她

這個年紀,欲望就更深了。在以前,她一直壓制著自己的欲望,但是近來,慕容復

的面孔常常出現在她的腦海裡,打破了她心中的封鎖,情不自禁地想起慕容復來自

瀆。



此時,慕容復再也忍不住了,推開門進入屋子裡,眼神充滿著佔有欲,而正在

自慰的王夫人看見慕容復,嚇得花容失色,驚呆了。



「舅……舅媽,你……你好美啊,復兒想……想要你。」慕容復用顫抖的聲音

詢問著。



而王夫人此時也恢復正常了,想到,反正都被他看到了,索性破罐子破摔,給

了她吧,而且我不是經常想被他佔有嗎?於是也顧不得什麽倫理道德了,向慕容復

露出一個媚笑,用充滿挑逗性的語氣問:「復兒,舅媽美嗎?」慕容復連忙點頭。



「復兒,那你喜歡舅媽嗎,你想要舅媽嗎?」慕容復又連忙點頭。



王夫人聽了後十分滿意,便將雙腿分開,用纖纖玉指指著她那迷人的蜜處,嬌

聲說到:「那你來啊,來親一下它。」於是,慕容復就沖過去,一頭埋在王夫人那

雙美腿之間。



王夫人的騷穴,又肥又美又多汁,只覺得一股濃烈的香氣撲面而來,慕容復不

禁讚嘆,好迷人,好成熟的味道啊。他伸出舌頭,不停地舔食王夫人桃源蜜洞裡分

泌出來的香甜甘露,一只手爬上那對美乳,另一只手則不停地揉捏那個巨大的美股

。而王夫人則用雙手抱住慕容復的腦袋往自己的股間按去。



「噢啊!太舒服了!啊!好爽!好爽好爽!我不行啊!要去了!」王夫人身體

本來就敏感無比,現在又被心愛的侄子舔弄,很快就到了一個小高潮,即使是小高

潮,也是令人瘋狂的潮吹,大股的陰精噴入慕容復的嘴裡。



高潮以後,王夫人媚笑著看著慕容復,口中發出極為銷魂的聲音:「復兒,舅

媽的味道怎麽樣,好吃嗎?」



慕容復伸出舌頭舔了舔嘴角的香汁,滿意地回答:「舅媽,你的味道是天下最

香的,你的甘露是天下間最美味的食物了,復兒好迷戀你,好喜歡你!」



王夫人笑了笑,走到慕容復身旁,撫摸著他的碩大,同時又指著自己的下體說

:「那你還等什麽,舅媽這裡很癢啊,你來幫舅媽止癢好嗎?」說完,一雙玉臂緊

緊抱住慕容復,便往床上去,同時脫掉慕容復的衣服,露出他那巨大的陽具。



可是慕容復這時卻不著急插入,因為他知道這塊美肉已經逃不掉了,而且要讓

她對自己死心塌地,便輕笑道:「舅媽,可是復兒還沒準備好插入,還想品嘗舅媽

那又騷又甜美的味道啊。」說完,也不等王夫人回答,便又繼續埋頭苦干。



可王夫人早已被他逗得欲火焚身,急需一根大肉棒來填補她的空虛,但慕容復卻總

是不給她肉棒。於是,她輕輕推開慕容復,轉過身子,把她那,又大又翹的肥臀翹

高,不停地扭動,嘴裡勾引道:「復兒,過來嘛,過來嘛,舅媽好想要啊!」



慕容復走過去,掏起巨大的陽具,在大美人那銷魂蜜處旁邊輕輕地摩擦,兩隻

手不停地玩弄王夫人那肥的可以擠出汁液的巨股。



「復兒,我的好復兒,來嘛。」



「我的好舅媽,你想我來什麽?」



「把……把你的大肉棒放進舅媽的騷……騷穴裡裡」



聽到大美人的淫言浪語,慕容復狠命一挺,深深干進她體內,強力抽送起來。



「使勁……用力……的插,我快舒服死了,啊!天呢!好頂到子宮了…漲…死

我了!嗯…我不行了…你又頂…頂到子宮了…啊!要被你…干…干破了!」



「舅媽,你真的很美很騷啊,我愛死你了,哥哥干得你這個大騷貨爽嗎?」



「爽……爽……哥哥你干得…大騷貨爽死了………美死了………啊…」



「啊!舅媽…你好騷…好淫蕩…哦嗯…夾得我好舒服…」



受到身下絕艷熟婦的刺激,慕容復的攻勢一波比一波強,甚至用一根手指去玩

弄王夫人那朵美艷的菊花。



「嗯…好…復…兒……你真行啊…用力!用力干!啊……好棒的雞巴…啊…爽

…爽死了!」



王夫人被欲望包圍住,什麽都顧不了,一句句淫蕩的話語由她那櫻桃小嘴中說

出來,使得慕容復越發興奮,身體的動作也越來越快,力度也越來越大。



「干死妳這個騷貨…看妳以後還敢不敢發浪!!」



「我是騷貨,我是大騷貨,你干死我吧,干死我吧……啊…………」



抽插了百餘下後,王夫人再一次泄身,這一次是大高潮,香汁蜜液竟然充滿了

陰道,而慕容復也被這些汁液刺激得精關大開,濃濃的精華,滾燙的感覺使得大美

人宛如置身於夢幻一般。





「好燙,好舒服,啊……會懷孕啦,啊……好復兒,舅媽愛死你啦………」





可是,慕容復還沒有滿足,再次挺槍插入並用嘴含住王夫人上下波動的碩乳,

還用牙齒輕輕咬她的乳頭,王夫人也因為劇烈的運動發出低沈的喘氣聲。慕容復的

手越來越用力的捏著王夫人的屁股,慕容復猜現在王夫人雪白的屁股一定被我捏得

變了形。



「啊…嗚快一點不要停,好復兒,好夫君…你……你干死我啦……啊!!」王

夫人一邊浪叫著,一邊扭動著肥美的屁股迎合慕容復的動作,好讓心愛的人插得更

深入。



這一晚,王夫人一共泄了5次,填補了多年以來的欲火,而慕容復也完了自己

的夢想。甚至到了最後,他還沒有射完,便把雞巴抽出,再把精華射得王夫人滿身

。然後,看著一面滿足的王夫人,全身都是自己的精液,下體又大量流出精液與淫

水的混合物,淫麋的景色又使得他欲望再一次騰飛,大叫道:「舅媽,我愛你,我

還想要你。」便往大美人身上撲去………



雲消雨歇,慕容復從後抱住王夫人,嘴裡還不停地吻著她那迷人的鎖骨。



大美人緊皺著眉頭,輕輕地問道:「復兒,我們這樣做好嗎?我們這樣畢竟是

亂倫啊!」



「我不管,阿蘿,我好喜歡你,我迷戀你,迷戀你的身體,迷戀你的味道,無

論如何我都要你!」



「可是……」



「別可是啦,你是我的,讓我們拋開世俗,好好享受吧。」



「復兒,舅媽什麽都給你了,你不能辜負我啊。」



「放心吧,這麽美,這麽風騷,這麽淫蕩的大美人,我疼愛還來不及呢。」



「死鬼,你說誰騷?」王夫人嬌媚地白了他一眼。



「說你呢,我的大騷貨美人。」說完,抱著熟美的王夫人進入了夢鄉。



------------------------------------

2荒唐的閨房之樂



自從那天晚上王夫人阿蘿被侄子慕容復收服在胯下之後,食知髓味,每天晚上

都求慕容復到她房間去陪她徹夜長談,而慕容復也越來越迷戀大美人的熟美肉體,

自然不會放過偷香的機會,一來二去,又過了半個月。漸漸地,兩人也不滿足於交

媾,開始想盡辦法增加閨房之樂。



這一晚,當慕容復再次來到王夫人的房間時,王夫人從後面抱住他,並用酥胸

去摩擦慕容復的背部,嘴裡還喃喃地說:「終於等到你來阿,我的好冤家。」



慕容復調笑著:「這麽快就穴癢啦,你這個大騷貨,我不是下午才和你干了一

回嗎?」



王夫人妖媚地白了他一眼,有說不出的風情萬種,緩緩地說道:「我不騷,你

會覺得我夠味嗎?你不是在與我歡好的時候說喜歡我騷,喜歡騷得夠味嗎?」



慕容復輕輕地摟住她,「是,是你最有味道,你最騷,我最喜歡你這個大騷貨

。」



「那還差不多……」



接著,王夫人拿著一碗乳白色的液體,走到慕容復身旁︰「冤家,嘗嘗看,好

喝嗎?」



慕容復接過碗,狐疑地看了王夫人一眼,然後慢慢地品嘗起那碗乳白色的東西





「味道怎麽樣?」



慕容復皺起眉頭「有點怪,有些臊味,還可以,不過喝不出是什麽?」



「想知道?」



「嗯……」



「那是羊奶……」



「不對,羊奶不是這個味道。」



「不過,還加了些你平時最喜歡的老娘的「蜜汁」和一點尿液罷了。嘻嘻……

我這個大騷貨的汁液好喝嗎,夫君。」



本來慕容復已經極度迷戀王夫人身體上的所有味道,現在聽到大美人說他剛才

喝的是大美人的汁液,丹田裡的欲火又升起來了︰「怪不得剛才那股騷味,這麽熟

悉,原來真的是你這個騷美人的味道,不過我告訴你一個秘密,你得那些貼身衣物

,其實都是我偷的,我都不止千百遍舔過你的褻褲了,所以你剛才那些尿液,是捉

弄不了我的,哈哈……」



「好啊,不打自招啦,原來你對我早有預謀了,誰教你的?」



王夫人美目圓瞪,但從她的眼神卻找不出一絲慍怒,反而有一些甜蜜。



「誰叫我的夫人你美若天仙,風情萬種,迷得我七葷八素呢?可以原諒我了嗎

?」



王夫人妙目一轉︰「不行,死罪可免,活罪難饒。」



「那你想怎樣懲罰我呢,舅媽!」



「嗯!今天晚上,你一切都得聽我的,我叫你做什麽,你都要無條件服從。」



「行,沒問題。」



「那首先,你就看著我的身體自瀆吧~~如果你忍不住撲上來,那你今晚就別

想跟我歡好!」



「啊!!??」



只見王夫人,脫得只剩下他們第一次歡好時那件黃色透明紗衣,倚在床邊上,

托著香腮,一副慵懶的神態,一雙玉腿相互摩擦,不時露出那快令慕容復百吃不厭

的茂密桃源。



慕容復無奈,只好脫去衣服,現出巨物,雙手不斷地套弄,目不轉睛地盯著那

艷熟的身體,眼神中的淫欲與貪婪表露無遺,而王夫人對他的眼神也好像十分滿意





經過約莫一炷香的時間,慕容復準備爆發了,期間,他忍住了王夫人多次更換

姿勢的誘惑。



這時,王夫人走過來,把他的巨物含在口中,把慕容復噴發出來的精華都接納

了,並吞咽下去。當她用舌尖舔了嘴角一下時,樣子有萬分的銷魂。



然後,王夫人回到床上,做起一個「狗爬式」的姿勢,翹起肥股,對慕容復說

道:「你不是在歡好的時候很喜歡用手指玩我的後庭嗎,現在就給個機會你,過來

舔舔它。」



看見慕容復面有難色,就笑著說︰「你就放心吧,我早就把它洗得乾乾淨淨了

。」



慕容復聽後,才高興地走過來,把頭埋在大美股間,賣力地舔弄那朵迷人的菊

花。



「嗯!啊!哦!哦!!好!好棒,復兒,我好舒服哦!」後庭受到刺激,王夫

人也不停地呻吟起來。



慕容復的舌頭象靈蛇一般,在迷人的後庭裡不斷地攪弄,刺激著大美人的身心





「啊啊…太舒服了!喔!爽啊…啊!!」受到越來越強的刺激,王夫人的聲音

也越來越銷魂,最後竟然在慕容復的舔弄下,不僅桃源達到高潮,甚至連後庭也分

泌出一小股甜膩的液體,使得慕容復為之瘋狂。



喘息過後,王夫人親了慕容復一口,對他媚笑著說:「我的好復兒,今晚你的

表現非常好,為了獎賞你,舅媽特意為你準備了些節目,請好好享受吧!」話畢,

就從床底下拿出一個瓷碗,放在桌子上,她本人也爬上桌子蹲著。



過了一會兒,只見她美穴上方的粉紅尿道逐漸擴張,「嘩啦!嘩啦!」的撒尿

聲,從粉紅尿道中一滴滴略黃的尿液變成一條弧形的黃色線條水柱,一滴不漏的全

都排泄在瓷碗中。



這幅艷麗熟婦放尿的淫麗景像實在是難以形容的淫美,卻又能令男人如此性欲

熾熱,試問天下間有多少男人能看見女人那淫糜的小便美景,更何況是能親眼看見

美艷的熟婦放尿的情景呢?慕容復著實讓許多未能實現此夢想的男人們妒嫉不已。



為了要使慕容復能清楚地看到她放尿的情形,王夫人用手剝開美穴下的兩片肉

唇,如此大美人內的粉紅腔肉就被看得一清二楚。很快,這名美艷熟婦已經做出了

撒尿的羞恥行為,頓時房間內充滿著女人的尿騷味,一股能令男人瘋狂的雌性味道

,熟婦面前的瓷碗也已被她所排出的尿液所裝滿,從那碗略帶黃色的尿中,可隱約

聞到成熟艷婦由體內排出的那股鮮美尿騷味。



王夫人拿起尿碗,指著下體,對著慕容復說:「好冤家,如果你能夠幫我清理

一下,舅媽就喂你喝了它!」



慕容復早以對王夫人的蜜處垂涎三尺,現在又看見如此淫麋的景象,低吼一聲

,撲了上去,一把最含住大美人最甜美的地方,舌頭不停地掃動,來清理粘在桃源

以及茂密森林裡的晶瑩。



少頃,王夫人的聲音又響起︰「行啦,乾淨啦」,他才戀戀不舍地鬆開嘴。剛

擡頭,只見王夫人的香唇已經送來,慕容復毫不猶豫地迎上去,大美人把口中的尿

液一口一口地送進他那親愛的侄子的口腔裡。如此淫亂的調情,使得兩人的身體都

越發的熾熱。受到大美人尿騷味的催情下,慕容復的肉棒已經堅硬粗長,抱起王夫

人,把她放在桌子上,舉起巨物,往前深深地一刺。



「啊,」胯下熟婦嬌呼一聲,隨即呻吟起來︰「哦…嗯…好復兒,啊…好棒…

再來!舅媽好爽喔…」



而慕容復此時也沈浸在欲海之中,「喔…好緊…真是舒服啊…啊…舅媽…阿蘿

…我愛你啊!!」



「啊…啊…親愛的!喔!太爽了…啊…不行了…喔!好美!」王夫人就雙手抱

住慕容復,努力地前後挺著屁股,她上下套弄左右搖晃著,使她長發散亂披肩,有

些發絲飄到粉頰邊被香汗黏住,嬌靨上的表情像是無限暢快,又像騷癢難忍似的微

微皺著秀眉,這淫蕩女人含春的淫態是不敢想像的,如今卻出現在平時冷艷無比的

王夫人臉上,一想到這,更使得慕容復的大雞巴漲得更粗長的頂在她的大美穴裡。



「啊…騷穴…好爽喔!啊!復兒!舅媽的…花心…讓你頂的…爽死了!啊!好

麻……好…爽!嗯!爽死我了!!喔…快……再來!舅媽要大雞巴!!用力頂啊…

…對!用力干…舅媽的騷穴喔…酸癢死了嗯!!!」



正如每一次交媾,王夫人的嘴裡都會發出「騷穴」「花心」「雞巴」這一類她

平時絕對不可能說出來的淫詞浪語。絕艷的嬌靨,豐熟的身體,又騷又浪的神情,

還有淫穢的話語,每一樣都令慕容復欲火高漲,抽插動作也越來越快和猛烈。



「啊…好侄子,你好會…干舅媽的淫穴!喔…我的…大雞巴哥…哥…干得我,

爽死了…喔喔…舅媽的淫穴…美死了!啊!!好美喔!快!我的好侄子……再干深

一點!!喔…快用力干舅媽的淫穴!」



隨著慕容復的猛烈進攻,王大美人竟然流出了口水,慕容復當然不會放過這一

美味,俯過身子與王夫人濕吻。同時,左手也不停地在搓揉肥碩的巨乳。



「用力揉,用力揉,我的心肝,你揉得我都融化了!」



不一會,王夫人肥美的騷穴裡嫩燙的肉壁一陣收縮,又一陣張開,子宮口的花

心不斷的對著慕容復的大龜頭吸吮著,讓他感到無上的快感,於是慕容復讓媽大美

人彎起膝蓋,雙腳撐在桌上,激烈的干了起來,猛烈的起伏,瘋狂的將他的雞巴插

進大美人的香穴裡,而每當他的雞巴插進王夫人潤滑的肥穴裡時,美人就會跟著挺

起屁股,好讓他們的結合更為緊密。



「啊…對…大雞巴…侄子喔!就這樣啊…舅媽的…大雞巴哥哥…啊!!你插死

…大騷穴妹妹了…啊!!!好大力喔!又插進舅媽的穴心了啊!!舅媽爽死了!啊

…大雞巴…親丈夫…快……喔!快…狠插大騷穴!!快!」



由於他們激烈的性交,而發出嘎吱嘎吱的搖動聲,而最美妙的聲音無疑是慕容

復的大雞巴和王夫人的大騷穴相撞時的「拍拍」聲和淫水抽動的「滋滋」聲,讓整

個房間回響著。



慕容復沈浸在王夫人肥美多汁的美騷穴裡,早已不能自拔。



「啊……對!就這樣啊!用力干!!啊…再用力…喔…舅媽快…不行了…啊…

爽死了!!舅媽要泄了啊!爽死人了!!」



王夫人拚命的搖擺著,慕容復也摟著她,又用力的插動數十下後,大美人突然

用嫩穴緊緊的抵住慕容復的大雞巴,身軀一陣顫抖,黏膩滑熱的淫水又直噴向他的

龜頭,騷穴裡嫩肉更層層包住他的大雞巴,爽得他一陣麻癢。



這時,慕容復卻在王夫人耳邊,用誘惑的聲音對她說:「我的大美人舅媽,復

兒想讓你吃復兒的精華,好嗎?」



咦,復兒不是平時最喜歡把精華射到我的花心裡,怎麽今天轉性了?可仍沈浸

在高潮中的王夫人卻沒有想太多就答應了。



於是,慕容復抽出大雞巴,王夫人用她那滑嫩的手套弄著大雞巴,溫熱的嘴含

著他的龜頭,靈巧的舌頭則舔吮著他的馬眼,在這種三管齊下的挑逗下,慕容復忍

不住精關大開,將一股滾燙的陽精射入大美人的嬗口裡。



然而,漸漸地,王夫人發現不對勁,怎麽他今天的陽精這麽多,才發現慕容復

在她的嬌口中排尿,原來這冤家想報復。不過,她也不管那麽多,妖媚地白了慕容

復一眼,索性把愛人的尿液也吞了。



看著絕色艷婦把自己的排泄物吞了,慕容復也心滿意足地笑了。



------------------------------------

3野外的淫亂



自從那天慕容復看到王夫人的「艷麗熟婦放尿圖」的淫美畫面後,便一發不可

收拾,每一次與大美人歡好之前都要看一遍熟婦放尿,然後在艷婦的尿騷喂味刺激

下瘋狂與王夫人做愛。



王夫人看見慕容復如此迷戀自己的一切,便把身體交由慕容復,而慕容復也盡

自己所能,把大美人的身體,每一個地方都開發得淋漓盡致。連平時看慣了王夫人

的山莊家丁,看見王夫人的媚眼後,鼻子流鼻血,雞巴流精液。可以說,王夫人是

天下間最美艷,也是最淫蕩的女人也不為過。



這一天,在荷花池邊,慕容復又看見了王夫人,想起昨夜的王夫人的銷魂,欲

火頓時騰起。悄悄走過去,抱住大美人,雙手同時捏住騷美人胸前的碩大,雞巴隔

著衣物不停地摩擦王夫人的臀溝,一下子就讓王夫人的下體也濕了,淫水已經流到

大腿上。



「騷貨寶貝,想夫君了嗎?還是想夫君的大雞巴嗎?」



王夫人臉紅害羞地不停的搖頭︰「不…不要…復兒,現…在是…白…白天…」



「可是我的騷美人,你的騷穴已經很濕咯,你是很想吧,不要口是心非哦。」

慕容復把手伸進大美人的裙子裡摸了一把,滿手晶瑩。



「好…好吧…我們回房間吧…我…我什麽都…給你…」可是慕容復卻不答應,

偏偏要在這裡玩弄大美人的艷熟身體,雙手和身體不斷地進攻。他把手伸進大美人

兩腿間摸索,發現她竟然沒有穿褻褲!



「舅媽,你真是個淫蕩的騷女人,竟然連褻褲都不穿,明擺著是勾引侄兒啊!

」強烈的動作,挑逗的語言,很快就使得被調教得敏感無比的王夫人淹沒在欲海中

,也不顧是在什麽地方了,不知羞恥地哀求:「要…要…舅媽要…我要復兒的大雞

雞…快給舅媽你的大雞雞吧…哦…」



但是,慕容復仍然不願意輕易放過大美人,他淫笑著說:「我的好舅媽,你知

道復兒最喜歡看你什麽嗎?」



「不…不知道…」



「復兒最喜歡看舅媽如廁時的艷麗景色,那是天下間最美麗的景色了,舅媽,

給復兒看看好嗎?」



即使已經在慕容復面前已經「表演」過多次「美人放尿」,但這次是在野外,

即使骨子裡再淫蕩也都羞愧不已。



只見慕容復讓她站在一塊半人高的石頭上,撩起她的裙子,讓她那顛倒眾生的

蜜穴暴露在空氣中,粉紅色的淫穴一張一翕,好迷人啊!儘管慕容復已經看過甚至

玩弄過很多遍,然而再次看見成熟女性的粉色淫肉,都忍不住倒吞了一口口水。



「啊…難為情啊…羞死人了…別看啊…啊…出…出來了…」過了一陣子,在羞

恥,淫麋的刺激下,一股淡黃色,帶著艷熟的尿騷味的液體由尿道裡排出,一滴不

漏地落在慕容復的口裡。



喝完成熟艷婦的尿液後,慕容復意猶未盡地舔乾淨騷美人的桃源,解開衣物,

讓王夫人趴在石頭上,從後面深深地刺入那個溫暖的騷穴。





「好,好夫君,舅媽是你的,你想怎麽玩都可以,啊…啊…好…好棒!舅媽好

舒服…你…好厲害…啊…復兒…我的郎君…好…不…不要…不要停!」王夫人終於

享受到大肉棒了,情不自禁地浪叫著。



「哦…嗯…好復兒…啊…好棒…再來!舅媽好爽喔…嗯~」



「我的騷美人,妳的騷穴,好棒!干起來,真爽啊!又濕又暖,簡直是人間極

品!」



「啊…會干穴的乖孩子,妳干…得舅媽…飛上天了!!我的好復兒…小情人,

舅媽的心都酥麻…了…大雞巴…頂…頂到我的花心!!你的雞巴…實在太…太大了

!!」



王夫人被干的扭腰擺臀,花枝亂顫,肥臀不庭的往後挺,胸前的巨乳,因為體

的扭動也隨之搖晃,忽左忽又右,又上又下。



「啊…啊…我還要啊!快再來…啊…啊…好!啊啊……我的好復…兒喔……用

力的干啊!對!!就是這樣啊!!爽死我了!!!復兒喔…舅媽被你干的…爽死了

…騷穴好爽啊!啊…好…復兒…你…比你舅…舅…還要棒啊!快!啊…用力!!用

力…干喔…舅媽要你一輩子都干舅媽!!」



接著王夫人把屁股翹得更高,讓她的騷穴更形突出的挨著慕容復的大雞巴插干

,嬌軀浪得直扭,玉臀高挺上拋,狂扭的迎合著她侄子抽插的速度。



「啊…好復兒…舅媽好爽啊!你的大雞巴干的…喔…舅媽的騷穴…好舒服唷!

!啊…好爽啊!!喔…快再用力!!啊…對…再插深點!快!要…我爽死了……啊

…再深一點…嗯…快用…用力!!」



王夫人天生騷浪淫蕩的,這時被慕容復的大雞巴干得熱情如火,恣情縱歡,整

個豐滿的屁股像篩子一樣貼著床褥搖個不停,溫濕的蜜穴也一緊一鬆的吸咬著他的

龜頭,淫水更一陣陣的流個不停。



突然,王夫人和慕容復看見有人也來到荷花池,原來是王語嫣!



王夫人立即心驚肉跳,嚇得把蜜穴夾得更緊,這下可爽死了慕容復,又緊又多

汁的蜜穴,讓他忍不住要射出來,幸虧他忍住了,動作也更強烈。



看著自己的女兒從不遠的地方經過,在多重刺激下,慕容復身下的大美人竟然

興奮得達到高潮,灼熱的淫水不停的澆在龜頭上,和她臉上露出那騷入骨頭的神情

,更讓慕容復覺得既興奮_又驕傲,大雞巴也就更凶狠的在大美人的美穴裡插著。



「…哦…泄了…我泄了…嗯…哼」「啊…不行了…阿蘿…射了…喔」



與此同時,慕容復顫抖的肉棒在王夫人的陰道內釋放出一道又一道的乳白精液

,直直射入大美人的子宮內。



儘管發泄了一次,不過慕容復的陽具仍然傲然挺立,所以,他乘王夫人高潮餘

韻未過,用手沾上一些蜜液,塗抹在那多迷死人的後庭花裡,身子順勢往前一挺。



「啊!啊…不要…痛…快拔出去呀…啊…好痛呀…」雖然後庭不是第一次被侄

子褻玩,可事發突然,王夫人跟本來不及反應發生何事,屁眼處就傳來了一陣激烈

的疼痛感。



大肉棒快速地在王夫人那迷人的肛門洞整根進出抽插著,慕容復更用著雙手緊

緊搓捏著大美人那具有彈性且雪白肥嫩的臀肉。



「…好痛…哦…痛啊…但…痛得好…舒服啊…哦!」這一次的肛交依然還是帶

給王夫人的疼痛,但是此時的她卻是享受著這份甜美的疼痛感,感受著她肛門內的

腔肉緊緊包圍著侄子肉棒的觸感,這是她魂牽夢縈所要得到的禁忌快感。



大美人在激烈的肛交中,她那帶粉紅色的騷穴已然舒爽得再度騷癢流出透明淫

汁。



看著如此情景,慕容復又忍不住說道:「呵…你這個騷女人,終於還真是騷到

極點了,喜歡我干你的屁股嗎?」



「嗯…哦…我…我喜歡…喜歡復兒干我的屁股…嗯…啊…再用力啊…啊…哦…

」他在騷美人的肛門內又是一陣強烈的抽插,同時用手粗暴的伸到王夫人的豐滿雙

乳上用力搓捏。



王夫人緊蹙著秀眉搖著頭,但她的麗臉上已經浮現出既是歡愉、又是痛苦的矛

盾神情。很快,她已逐漸地迫近高潮了。



這時慕容復索性在舅媽的肛門內做最快速的抽插,一會兒,大美人就在肛門的

麻辣般快感與愉悅爽快感的夾擊下,達到再一次空前的性高潮。



而在大美人泄身時,她的肛門括約肌急速收縮,將慕容復的肉棒夾得幾乎快要

斷掉。



在這種緊迫的收縮和柔軟的夾緊下,他也抵擋不住肛門強力收縮所帶給他的強

烈爽快感,也噴出一陣又一陣的乳白精液射向大美人的肛門內。



而被射入精液在肛門內的王夫人,則感到腸子內被一波波灼熱的液體所燃燒著

︰「哦…屁股好熱…復兒的精…華…都全部射到我的屁股內了!」



慕容復從舅媽的肛門內拔出他的大肉棒,當他拔出來之時,之前射入王夫人肛

門內的精液也緩緩自肛門口處流下。



這是一幅多麼淫糜的美麗景像呀!貴婦般的女人赤裸著肉體趴在石頭上,並明

顯可以看到從其剛接納男人陽具不久的肛門口處流出一絲絲屬於男人的精液。



王夫人爽得昏了過去,慕容復也在極度舒服中趴著她的背部,他們兩具滾燙的

肉體同時酥麻酸癢的陶醉在這肉體交歡淫欲之中。



慕容復把心愛的大美人抱在懷裡,用著甜言蜜語,讓王夫人對他更加死心塌地





------------------------------------

4最後的狂歡



快樂的時光總是容易度過,眨眼間,慕容復住在曼陀山莊已經三個月了。在這

段日子裡,慕容復不僅學到了很多武功知識,更好的是,他享受了王夫人這位熟美

艷婦所給他的一切歡愉,可是他是姓慕容的,終歸還是要回到燕子塢,於是,他就

向王夫人和王語嫣告別。雖然大小兩位美人都不舍得,但也只好讓他離開。



回去前的一個晚上,王夫人親自去慕容復的房間,摒退全部下人,說要親自設

宴答謝慕容復。



當王夫人關好門窗後,慕容復從後面摟住她,在她耳邊輕輕地說:「寶貝,不

如我們脫光衣服就餐好嗎?」



「嗯!」大美人羞羞答答地答應了。



只見王夫人輕解羅衣,風情萬種地看著男人,一件一件,脫到最後只剩下肚兜

及褻褲,王夫人欲語還休,粉臉漲紅,逗的慕容復心癢癢的。



這時,大美人緩緩解下肚兜,然後彎脫去僅存的褻褲,但見她膚如凝脂,一對

勾人媚眼,臉帶桃花,櫻唇微張,胴體豐腴,傲人的乳房,中間一條深深的乳溝,

粉紅色的乳暈,猶如少女般,核桃大小奶頭點綴其上,讓人想咬它一口;小腹光滑

平坦,並沒有因為生育而多出一條細紋;陰毛烏黑濃密,呈倒三角形,有些還因沾

了淫水而閃閃發亮,服貼於小腹,又肥又大的粉紅色陰唇,一條細長的肉縫,浪水

涓涓而流。



見這活色生香的美人兒,慕容復大雞巴脹到最極限,恨不得馬上干她一炮解饞





此時,慕容復也脫得一干二淨,抱起大美人,讓她坐在大腿上,感受著美人的

滑膩,你一口,我一口地吃起飯菜。



過了一會,慕容復好像想起什麽,便笑著對王夫人說:「舅媽,復兒要你來用

嘴喂我~~~」



「行,我的冤家~」但慕容復卻淫笑著,



「我的大美人,我是想你用你下面那把迷人的嘴喂我吃。」



王夫人嬌靨一紅,「就你多鬼主意,虧你想得出來。」



「誰叫你長得這麽迷人呢?嘻嘻。」於是,大美人就坐在桌子上把少量的「女

兒紅」和一些肉片放進自己的蜜穴裡,然後把大肥穴移到慕容復的嘴邊。慕容復用

舌頭在大美穴裡舔了幾下,接著用力吸食,混著成熟艷婦的尿騷味和淫液味,慕容

復把酒肉一次吞進肚子裡,多麽香艷的吃法啊。



這頓香艷的飯菜,兩人吃了一個時辰,然後慕容復仔細的觀賞王夫人成熟動人

的騷穴,又黑又密的陰毛,覆蓋了整個陰戶,陰唇緊閉,幾滴淫液從洞口滑出,沿

著大腿內側順沿而下,慕容復興起,用舌尖對著舅媽流出的騷水舔食起來。



「嗯…啊!你怎麽用舌頭舔舅媽的騷穴…嗯!」



這時,慕容復用兩指撐開她的陰唇,細細地品嘗大美人肥美的淫穴。



「嗯…好吃!一點點腥臊味,比剛才飯菜好吃多了!」慕容復津津有味的吃了

起來,又吸又吮,忙的不可開交。



「好復兒…你整死我了…舅媽的騷穴……好…舒服…我要泄…泄了!!」



她拼命掰開兩片肥厚陰唇,好讓侄子的舌尖能伸入花心深處。大美人終於泄了

一次,她的侄子則是一滴不剩的吞下肚中,一點也不浪費。



慕容復把王夫人抱到床上,接著王夫人將一只腳跨過他的身子,然後和他相反

方向的跪了下來,她俯下身體,嬌靨埋進慕容復的下體,然後用一只手輕輕握住他

的大雞巴,努力的張開小嘴,含著侄子那漲大的龜頭,然後她再度伸出舌頭舔著龜

頭上的馬眼,小巧性感的嘴也不停的套弄著龜頭四周的棱溝。只看見王夫人正閉上

了眼,一副陶醉的模樣。



看著美艷騷浪的舅媽,貪婪的俯在自己的下體,吃弄著自己的大雞巴,真是性

感迷人,慕容復看見舅媽美麗迷人的美穴正因為她的手指而分開著,可以清楚的看

見舅媽騷穴裡紅紅的嫩肉,美味淫水正緩緩的流了出來!淫水順著王夫人的陰唇滴

了下來。



「嗯…啊…啊…不…啊!啊……好……啊」



王夫人被慕容復一舔,全身一陣抖顫,不由自主的將雙腿叉開,她張得大大的

,紅嘟嘟的大美穴對著慕容復又開始流出了一股又一股的淫水。



同時她嬌聲呻吟道:「啊…對!就這樣喔…用力!舔…讓我們一起喔…爽…吧

!!」



聽到舅媽的話後,想到舅媽大概也忍不了了,於是他雙手抱著王夫人的雙腿,

把臉貼上舅媽的騷穴上,把小陰唇撥開,用舌頭頂開那條裂縫,不斷的舔著舅媽的

美穴,弄得她渾身發浪,酥酥的無比舒服,更讓她用她那溫熱的小嘴含著自己的龜

頭,靈巧的舌頭則舔吮著擴張的馬眼,接著王夫人吐出龜頭,用手握著雞巴,把慕

容復的睪丸吸進小嘴裡用力的用小香舌翻攪著,然後她又轉移陣地的舔起屁股上的

屁眼,她掰開侄子的屁股,伸出靈活的舌頭在屁眼上來回舔弄著,刺激得慕容復全

身酥麻,連雞皮疙瘩都豎了起來。



看著我眼前這一位美艷高貴嫻雅,如今卻淫蕩,風情萬種的不顧一切,像一匹

發情的母馬般,對性愛的強烈需求的,想要獲得滿足的騷美人!



慕容復心裡真是充滿了莫名的成就感,所以干脆把大美人豐滿肥嫩的屁股壓臉

上,開始津津有味的舔起她淫水漣漣的騷穴了,接著舌頭又伸又縮又舔又舐,更不

時輕輕咬著她的小陰蒂。



嬌軀不停的左扭右擺,又浪又騷的哼叫著:「喔…喔…舅媽..爽死了!!啊…

復兒…你弄得我…爽死…了…啊…不行…了啊!!我要丟了…喔!好舒服…喔……

…啊…泄了!!!」



隨著王夫人的浪叫,不一會就突然的連顫幾下,一股熱黏黏的淫水跟著噴進了

慕容復的嘴裡,讓張開嘴巴的他「咕嚕!」一聲的把騷美人的淫水全吞下喉嚨去了





「喔…娘子…你的嘴吸得我的大雞巴…好舒…服…啊!太爽…了…啊…會出!

來的喔…我要射了!!」



看著大美人艷紅的櫻桃小嘴含著龜頭吸吮,那種嬌媚騷蕩的樣子,真是讓慕容

復愛得發狂,更讓他的大雞巴跟著一陣陣的抖顫跳動著,身子一抖,龜頭上的馬眼

一鬆,一股精液狂噴而出,全都射進王夫人的嘴裡,而且每一滴都被她吞下肚子裡

去。



王夫人並沒有因侄子的射精而停止,相反的她的小嘴繼續舔著那直冒陽精的大

雞巴,直到將大雞巴舔淨後,才張著兩片濕黏黏的美艷紅唇喘著氣。



王夫人羞紅了臉將雙腿跨在慕容復的大雞巴上,她伸手握著大雞巴,另一手則

左右分開她自己的成熟艷穴上沾滿黏液的陰唇,讓躺在床上的侄子清楚的看見美穴

裡美麗淺粉紅色的嫩肉璧,更看到騷穴裡一股股濕黏的液體正從穴裡面像擠出來似

的溢著,大美人把龜頭對準了她美穴裂縫處後,她稍微的向前推了一下坐了下來,

幾乎在沒有任何艱澀的狀態下,龜頭就像被吸進似的插進迷人的艷穴裡了。



「啊…好美啊…好…復兒…啊…舅媽的淫穴…永遠只給你啊!只給我的好…復

兒…干啊…好侄子…我愛你!啊…我的好復兒…親丈夫…喔…你是舅媽的啊!好棒

!你的大雞巴…插的我好爽…啊!我要你…啊…每天干舅媽的小穴…喔!」



隨著王夫人的挺動,她那對堅挺飽滿的乳房也跟著晃動起來,慕容復伸出雙手

撫揉著那對美乳和那兩粒漲硬的乳頭,把正在套弄得全身酸麻酥癢的王夫人爽的淫

叫著:



「啊…我的好…夫君…嗯……美死人了!喔…大雞巴…哥哥…啊酸死我了!啊

…只有你的大…雞巴…才能干得舅…媽…這麽爽!啊…好爽喔!啊…大雞巴哥哥…

啊…干得舅媽的浪…穴…美死了…喔!快!用你的大雞巴干…進舅媽的騷穴…舅媽

要你!要你干我!!」



騷美人不時的猛力挺著屁股一上一下的套弄著,隔幾下又磨轉了一陣子,再繼

續快速的挺動肥臀,讓大雞巴在她美穴裡進進出出的干弄著,有時她更淫蕩的低下

頭看著大雞巴在她大騷穴裡進出的盛況。



「啊…我的好侄子…喔…你的大雞巴…干的舅媽…好爽喔…用力吧!好復兒…

求求你…喔!快用力干…啊…對!就這樣喔…大雞巴又插進舅媽的子宮了…啊……

舅媽要…泄…了…啊!舅媽的騷…穴…要泄了…啊…不行了!舅媽泄給復兒了……

啊…泄…泄死我了!!」



一時之間,慕容復感覺他的大雞巴被舅媽騷穴裡灼熱的嫩肉緊緊圈住,龜頭更

被騷美人的子宮口咬著猛吸猛吮,讓他滋味無限美妙,感到無比的舒暢。達到高潮

後的王夫人身軀狂烈地顫抖著,雙手死緊的擁抱著男人的背,眯著媚眼,享受著泄

精的快感,而慕容復也順勢的躺在她身上,享受著大美人花心一張一合的吸吮著龜

頭的酥麻酸癢的感覺。



這一晚,兩人相擁而眠。



第二天,當慕容復正要離開山莊時,王夫人秘密地給了他一個包裹,神秘地對

他說:「復兒,這是舅媽送給你的禮物,希望你會喜歡。」而慕容復,也乘別人不

在意,偷偷地在大美人的肥臀上重重地捏了一把,才心滿意足地離開。



回到家裡,他打開包裹,發現那些禮物,是讓他欲血沸騰的東西:竟然是王夫

人的一瓶尿液與蜜液的混合物,以及幾條在蜜液和尿液浸泡了一夜的褻褲和胸衣!



慕容復忍不住聞了一口,好鮮美的尿騷味,好香呀,舅媽的小便真是好聞,一

點都不會臭,聞得我的巨物已經好興奮了。



半年以後,慕容復下定決心,來到曼陀山莊,向山莊提親,迎娶表妹王語嫣和

舅媽阿蘿,母女雙收,自此,三人從此過著快樂的性福生活。



(完)